中国社科院博士程晓明:为什么新三板最需要链改?

中国社科院博士程晓明:为什么新三板最需要链改?

程晓明|中国社科院博士、区块链经济学家、链改顶层架构师

中美贸易战,不是打的贸易战,是打的创新战,包括大科技、大飞机也包括区块链,我们创新不足根植是中国的资本市场落后。

1.不是改行,是升维

我的初心希望从区块链领域找到办法解决新三板的问题,新三板就是交易的问题,10年了,新三板的还不活跃,所以中国的纳斯达克现在还没有建立起来。

美国为什么创新能力这么强大,看美国的创新,看硅谷,硅谷有PVC,PVC背后在美国华尔街的纳斯达克,中国跟美国的差距,中国的纳斯达克在哪里,我们认为是新三板,但是现在为什么没有成为纳斯达克,因为交易不活跃,所以我为什么关注区块链,后来听说区块链有一万多个交易所, 股改干了20年,现在开始干链改,所以我不认为是改行,按照区块链的说法叫升维,升了一个维度。

我觉得区块链第一个可以解决什么问题的,解决我们国家最大的证券问题,绝大多数企业上不了市,为什么上不了市,不是因为证券上的门槛太高,而是门缝太窄。

什么是生产关系,就是人们生产力的分配,生产力就是把蛋糕做大,出资人、股东、高管、员工也有一个分配的问题,由于公司上市很难,导致了公司治理很难解决,那么区块链可以解决。

区块链可以完善中国证券上的问题,解决绝大多数企业由于不能上市导致股份不能流通的问题,这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从公司到社区,这是链改,社区是等于公司共同体+Token。

目前,区块链最主要的应用还是在金融层面,比如各类token。

2.Token是什么?

任何一个货币,它必须对应一个经济体。美元对应美国,人民币对应中国,港币对应香港,经济体绝大多数是国家,极少数是地区,当然也有对应大于国家的经济体,例如欧元。

比特币、以太坊、EOS这些数字货币又对应哪个经济体呢?

显然不是对应国家,也不是地区。有人说它对应全球经济体。但问题是,有“全球经济体”这个概念吗?经济体,它必须金融、货币、财政政策都要统一,欧元因此到现在还有诸多麻烦,而全世界今天显然还没有形成统一的经济体。

Token分为两类,一类叫Utility token,翻译为使用型token,另一是Security Token,类似于股票。

既然是股票或者证券,对应的经济组织,就是经济的微观组织——公司。理论上token可以充当公司的股票,但是,证券市场已经很成熟了,从第一个股票交易所阿姆斯特丹交易所,证券市场到现在四百多年了,不需要一个新的品种来替代股票,token这套体系相比交易所没有明显的优势,最多只能是股票市场有限的补充。

所以,我的结论是,Token也不是对应单个公司的股票,虽然它的价值形成逻辑与股票类似。token是个金融产品,确实有它的存在价值,可是上不能是对应国家的货币,下不是公司的股票,那是什么?

我认为,它对应的经济体应该小于国家,大于公司,这就是产业链,由上下游公司组成一个产业链,token就是这个产业链价值的衡量工具。

3.从股改到链改

针对当时轰轰烈烈的币改,我在今年6月底提出链改的概念。现在讲链改的人很多,各人有不同的理解。我提出的链改概念其逻辑和内涵是相对于股改,所以要把链改说清楚,首先就要把股改的逻辑说清楚。

通常大家理解的股改是指从有限责任公司改制成股份有限公司,但是我认为这种分类不太准确。在我看来,公司法描述的有限公司跟股份公司没什么本质区别。我以为,公司正确的分类,应该是分成私募公司和公募公司,私募公司一般是非上市公司,公募公司几乎就是上市公司,也就是说,公司正确的分类应该是非上市公司和上市公司,所谓股改,本质就是让公司上市,即IPO。

企业为什么要上市,为什么从非上市公司到上市公司?上市就是“公司上网”,上网,基于信息流,推动资金流、物流,提高资源配置效率。公司,就是企业家与生产要素的组合,公司=企业家+要素,生产要素包括:资金、技术、管理、原材料、设备、土地,资金市场、技术市场、人才市场、大宗商品市场、土地市场,分别与这些基本的生产要素对应,通过交易给它们定价,这些就是要素市场。

而最关键的生产要素,是人,是企业家,那么这个要素在哪里定价呢?就在证券市场。上市公司的市值,很大程度上反映的就是企业家的价值。证券市场最核心的作用,就是对人、对企业家定价。给企业家定价的证券市场,加上给其他要素定价的要素市场,加起来就是完整的市场,市场经济的核心就是市场配置资源。股票市场的交易,不是为交易而交易,不是为了给投机者高抛低吸套利的机会,交易的本质是投资者、市场对上市公司评价的过程,所以证券市场必须有交易,这里我们顺便提一下新三板,新三板的定位是中国的纳斯达克,为高科技企业服务,但是因为交易量太少,流动性太差,所以它的功能没有得到真正的体现。

股改,将公司上市,提高公司整合资源的效率,支持公司快速发展壮大。链改,就是将上下游的公司作为要素进行再次整合,组合成了一条产业链。细胞由蛋白质、脂肪、微量元素组成,如果说股改是细胞组成的过程,那么,链改就是将细胞组成器官。

未来,经济的基本单位可能不再是公司,而是链,即使从法律形式上看基本经济单位也许还是公司,但从经济上,从资源的实际配置的逻辑来看,是一条一条的产业链。

4.链改跟区块链有什么关系?

首先,我们这里有Token,没有Token、没有利益机制的话,怎么能把企业联系在一起?

有人说,无币区块链不可行,我同意一半,应该说,没有Token的区块链难以运行,但这个token不是币。token和法币的关系,类似方言和普通话,我平时在北京,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们聚会时,只能说普通话,但是在湖北老乡聚会时,如果有人还说普通话,很有可能被当做异类,因为此时说方言的信息量比普通话更大,沟通起来更方便。

尽管Token不是法币,不能像法币一样在所有的交易中为大家所接受。但是在有些场景,用Token比法币可能更方便,更有效率,比如产业链。

通常我们认为银行的货币体系与证券体系是两个平行线,永不相交,而我认为,从根本上从长期看,一个国家的货币就是这个国家的股票。比如美元就是美利坚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,本币兑换外币的汇率就是国家股票的价格。一国央行的责任,不是保证本国币值稳定,而是保证本国货币长期升值(短期贬值那只是一个技术手段)的趋势稳定。

另外,与由同行业企业组成的行业协会不一样,产业链通常情况下是由上下游企业组成,没有中心化机构来进行组织,而区块链正是为了解决去中心组织DAO面临的这些问题,比如,企业间交换数据时,就需要分布式数据库。

把上下游的企业组织起来,通过协议的方式也可以。但是,经济学有个概念,不完全契约,由于交易费用高,完全靠协议来把企业组织起来,效率低、效果差。

那么,把上下游企业合并成一个集团公司是否可以?

按科斯的交易费用理论,为什么要成立公司,就是要把过高的市场交易费用降下来。市场交易费用少了,但转换成了公司内部的管理费用,随着公司规模的扩大,内部管理费用越来越大,当增加的内部管理费用将超过了因此降低的市场交易费用时,公司规模就到了临界点。将上下游公司合并成立集团公司,也可能存在这个问题。

链改,打造产业链,跟用协议把企业联系起来比更稳定更牢固,与集团公司比则更有效率。

5.如何对公司进行链改?

第一步,根据企业所在的上下游产业,设计一条链的起点和终点。理论上讲,所以产业链的起点都是大自然,终点都是消费者、人。但在设计一条具体的链时,不一定要覆盖到大自然,终点也未必一定要延伸到消费者。要根据每一个不同的链的特点,设定链的长短、起点与终点。

第二步,起点终点确定后,在每一个环节或者说行业,选择哪些企业上链呢?选择的标准是什么?一条产业链的设计,不一定是每个环节都要选最好的企业上链,链就最好,这和球队选球员的逻辑类似,一个球队如果前锋、中锋、后卫都是最好的,这个球队就是最好的吗?未必!

第三步,Token的设计,包括Token的价值支撑、应用场景。股票的价值来自单个公司全部利润的分红, token的价值则来自链上的各个环节、各个企业的贡献,比如,有的公司按照销售额的百分之三,有的按利润百分之十,有的贡献产品或服务,各种方式都可以,贡献即挖矿,都可以此获得token。

Token的价值逻辑非常重要,决定了这个链的效率,比股改的技术含量高很多,除了股改,还涉及到产业组织理论、产业经济学。

公司上市以后有市值,判断一个上市公司成不成功看市值的大小,同样的道理,一个链成功的标志,就是链值。

关于token的中文,我翻译成链券或者链证。

本文由 区块链中国 作者:柚子财经 发表,其版权均为 区块链中国 所有,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,不代表 区块链中国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文章来源。
0

发表评论